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琼中旅游 > 下设单位 > 正文

乐视体育独家探访海岛播种人:琼中女足姑娘今何在

发布日期:2017-7-29 上午 11:48:14 浏览:50

遥远的地球南端,橄榄球世界杯曾让南非黑白统一,奇迹的制造者纳尔逊。曼德拉说:“体育在绝境中创造希望,体育改变世界。”在中国版图南部的海岛上,一群生长在大山里的黎族姑娘印证着这句名言。

足球是一只转动命运罗盘的巨手,没有它翻云覆雨,王玺燕、王丽莉、陈巧翠和周亚利们也许和普通的黎族女孩一样,16、7岁出嫁,如今是几个孩子的妈妈。

也是因为足球,我在2012年的冬天与她们结识,几度探访,见证她们迈进大学校门,获得全国大学生联赛季军,完成本科学业,从青涩懵懂的少女成长为球场上的“孩子王”,成为这座孤岛上的足球播种人。

1

冬末初春的海口,微风中仍然夹杂着丝丝寒意。省重点学校、海南中学的操场上,王玺燕教练正在计算着下午的训练课她赢了多少瓶脉动。几个女队员和她打赌头球,甚至使用干扰战术,还是一败涂地。

(海南中学操场王玺燕和队员顶球打赌)

王玺燕是第二批走进大学校门的琼中女足球员,去年从海南师范大学体育教育系毕业后在前国脚韦海英创办的“海南中学韦海英足球培训中心”当了教练。

孩子们不知道她们的教练当年最擅长的不是头球而是铲球,雨中的球场上飞身倒地,像小时候在高高的山顶上唱黎歌,唱着唱着似乎飘在了空中。坑洼不平的草地,几乎每次铲球大腿都会搓掉一块皮,王玺燕不得不趴着睡觉。

比铲球更“生猛”的是拆掉脚上的石膏板,冲进球场打了40分钟拖后中卫,然后直接昏倒在地。全国中学生足球比赛,偏向东道主的“黑哨”、落后的比分让替补席上的王玺燕“生不如死”,她的左脚骨裂,石膏打到小腿,队友在比赛中受伤,她不顾教练的劝阻执意上场。

更折磨人的是右膝盖的旧伤。每次坐下起身,王玺燕会听到那里传来的咔嚓声。和韦海英一起踢球,40多岁的韦海英可以做的动作,她却不敢做,一场球赛下来,膝盖又肿又痛。

(前国脚韦海英和王玺燕、王薇合影)

4年前,我从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城中心的营根镇往西,沿着水泥路开车半小时,经过红毛镇,翻越两座种满橡胶、槟榔、木薯和马占树的山头,再爬到半山腰的一个院子,那里便是王玺燕在罗解村的家。

三间土坯房,屋顶的木梁下悬挂着大幅塑料布,用于遮风挡雨,年久失修的平房摇摇欲坠,全赖立在墙角的几支木棍支撑。只有一间屋顶结实的厕所,刮台风的时候一家人躲在里面。

王玺燕是家中最小的女儿,两个姐姐早已出嫁,两个哥哥在家收稻谷、割橡胶、种槟榔。入选琼中女足前,王玺燕走10公里山路去红毛镇上学,背着自家的大米到学校换饭票。父亲车祸去世时,赶回家参加葬礼的王玺燕一度想放弃踢球,出去打工,却在母亲再三催促下返回球队。

4年后,水泥路铺到了家门口,镇政府救助贫困户,王玺燕家的房子翻新,需要自家先垫付5万元,韦海英解了她的燃眉之急。许多年前,海南长大、在香港担任区议员的韦海英回老家时和琼中女足打友谊赛,对这群山里的孩子印象深刻,“穷苦人家的孩子,好学上进。”韦海英给王玺燕找了很多足球训练书籍,又推荐她去中国足协的d级教练班。

“出脚快一点,在场上要凶猛。”王玺燕在训练中不断地提醒队员。8个孩子大多来自县城,比她们聪明,却凶悍不足,不敢拼抢。“家长陪着训练,球衣、球袜都是父母洗,我们以前什么都自己来。”队员的脚上穿着阿迪耐克各大名牌足球鞋,她们的王教练还穿着5年前队里发的、粘了又粘的国产球鞋,现在又成了“开口笑”。想当年,王玺燕是队里的“补鞋大王”,胶粘、线缝,队友排队找她。

海南中学与王玺燕就读的海师大一墙之隔,数年前琼中女足曾在海南中学集训。从墙的这一边到那一边,再回到这一边,她的身份几度变换,不变的是骨子里的斗志。为了大学里的生活费,她穿着高跟鞋当礼仪小姐站一天赚300元,顶着烈日发放一下午广告传单挣60块。毕业前深圳实习3个月,拿到2800元,她给妈妈、哥哥买衣服,自己只留了两百块。

作为红毛镇的第一个大学生,王玺燕享受了政府的优惠政策——每年6千元的学费从银行借贷,毕业后按月偿还。3300元的工资,租房吃饭1500,还债后大多寄给了母亲。母亲生病,舍不得花钱买药,过年回家她把俱乐部封的500元利是都给了妈妈。

她觉得时间不够用,除了训练,就是学校、制定训练计划。毕业时英语和计算机挂科,她白天带队,熬夜看书,去年底终于通过了考试。虽然读的体育教育专业,王玺燕没有师姐们幸运,从她们这届开始教师资格证要自行考取,而不是毕业时发放。全班60人,只有一个人考到了资格证,但教师编制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考教师资格证,拿到编制,是王玺燕的梦想。和刚毕业的大学生相似,她是名副其实的“蚁族”,更无法像富裕家庭孩子可以“啃老”,能否留在大城市,对于未来王玺燕尚存一丝迷惘。

2

两百公里以外的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思源学校的球场上,王玺燕的师姐王丽莉带着一群女孩子抢圈。放学后的球场被不同年级的孩子划分,王丽莉带领的小学和中学女子校队只抢到一块小场地,队友王小妮执教的男子中小学校队,陈巧翠和高禹萱带的两个足球特长班,6支球队瓜分一个标准足球场。

曾经被队友笑话的“跑起来上下抖动的两个脸蛋”不见了,现在的王丽莉比踢球时苗条了许多。她可谓琼中女足的元老,第一任队长,小学练田径,初一时喜欢上足球,在县城做公务员的父母不同意,“踢球就别回家”。她拎着行李住到学校,几个星期后,父母带着红烧肉来看她,自那之后,每隔些日子,她和队友就能尝到母亲做的美味。

思源寄宿中学是林青霞的老公邢李源捐资建立的,学制从4年级到初三。做了一年体育老师的王丽莉已经有了教师特有的威严,一周12节体育课,除了早晨上课前和放学后带校队训练,她还是三年级足球特长女生班的班主任,队友王小妮带男生班,管理孩子们的生活和学习,早上6:40叫他们起床,晚上监督晚自习,10:00熄灯查房。从学校到家只有10分钟的路,父母调侃她“比总理还忙”,一天到晚看不到人影。

足球特长班的近百个孩子如同当年的王玺燕们来自不同的镇子和村落,是琼中女足教练肖山在假期翻山越岭海选出来后,在思源中学读书、训练。一个月前的2月15日,琼中女足建队11周年,王丽莉一早给教练肖山电话,害怕他忙得忘了这个重要得日子。师母吴小丽买了两个大蛋糕送过来。队友们分散各地,忙于工作,王丽莉很怀念大学校园里大家一起学习、踢球的日子。

初进大学时,突然获得的自由让长久被球队纪律约束的女孩子们一度茫然。王玺燕等人的穿着常常被来自富裕家庭的同学和室友们嘲笑为“地摊货”,寝室里开着灯打一夜电子游戏的人也让需要晨跑的女足队员头痛不已。

王丽莉仍然是大家的主心骨。专业不同,课程安排不同,姑娘们不能整天聚在一起,不过几乎每个周末她都会约上队友外出聚餐,每人凑上10块钱。虽然不在同一个宿舍,但王丽莉仍旧每晚10点半查房,并向肖山报告。外出离开学校,女孩子们习惯性的拿出手机跟肖山请假。

每天早晨5点半,海师大的操场上都会出现王丽莉带着其他姑娘跑步的身影。王丽莉习惯在每个晚自习后等待肖山的电话。许多个夜晚,她和陈巧翠、高禹萱等人跟着肖山在海口能找到的各个球场挥汗如雨,回到寝室早已熄灯,浴室关门,她们不得不带着一身汗臭睡到第二天。

姑娘们的心里憋着一口气。大二那年,大学生运动会,海师大代表队里只有她们6个踢过球的琼中女足队员,其他位置由田径和篮球运动员凑数,输得一塌糊涂。一年后,王丽莉带着老队员和新入学的王玺燕、周亚利等人一雪前耻,拿了全国大学生女子足球锦标赛的季军。

王丽莉和陈欣在进入大学前入中国女足国青队,她的心曾经飞出了校园的高墙。广州、北京俱乐部都看中她,武汉俱乐部更是要将琼中女足一锅端,因为省里不放人,终止了她的职业梦。

殊不知,她或许可以走得更远。海师大校园训练,一个德国球探在观察了王丽莉一周之后,直接递上了一份法兰克福某个俱乐部的合同,只要她签字,立即启程。同样的行政命令,她不得不再度放弃。放假回家,她把自己关在屋里哭了一天。

“人生有许多十字路口,好像错过了很多,可现在也不遗憾吧,你看操场上,满场踢球的孩子,虽然6支队伍抢场地,他们都很享受。”和孩子手拉手围成圈遛猴,她大喊着“看我来一个穿裆!”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女孩们起哄让莉姐挨罚,王丽莉不屑一顾,“我数两下就把你们断掉。”结果教练说到做到。

(王丽莉和小队员遛猴)

接手校队,王丽莉带领一群孩子苦练基本功,周末加练,起初孩子们和校长哭诉,后来却乐不思蜀。去年的全县中小学足球赛,王丽莉执教的女子初中队和小学队拿了双冠。王小妮率领男队,获得了两个亚军。

3

王丽莉和王小妮管理学习、生活,足球特长班的训练由陈巧翠和高禹萱负责。眉目清秀的陈巧翠是第一批琼中女足大学生里年龄最小的,性情温和,斯文少语。然而,思源中学球场上戴着棒球帽的陈教练训斥得男孩子掉了眼泪,对不听命令的,偶尔用口哨带子轻轻抽打手背算作惩罚。

“我们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当年入队时我们都11、2了,这些孩子太小,打架,吵闹,状况不断,叽叽喳喳喊得人头大。”摘了帽子的陈巧翠长发飘飘,恢复了女孩本色。比起4年前,白皙漂亮了很多,彼时晒得黝黑、露出一双“斑马腿”的陈巧翠回家后经常被母亲询问是否从来不洗脖子和膝盖。

琼中女足在去年正式成为有政府拨款的事业单位,陈巧翠和高禹萱前年毕业时就在肖山的召唤下回到队里。毕业之前在深圳第二高级中学实习,陈巧翠原本打算留在深圳,却在面试前接到教练的电话,带队备战哥德堡u12小世界杯,缺少助手的肖山希望弟子赶回来帮忙。深圳学校的老师惊讶于陈巧翠轻易放弃了进入大城市的机会,她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琼中。

“其实上大学时我就设想过,我学的运动训练专业,回到琼中女足,学以致用,培养国字号球员,完成教练的心愿。”陈巧翠年纪小,胆子却大,大三时拉上高禹萱和王小妮在海口办足球培训班,自己写广告,去学校派发传单,租场地。一番辛苦下来,却只召来一个需要减肥的胖男孩,后来发展到10几个,从完全免费到50元一节课,一个暑假三个人赚了一万块。

陈巧翠和高禹萱刚刚从在秦皇岛举办的校园足球骨干教练出国培训班测试回来,如果顺利通过测试,她们将被公派前往英国、法国学习3个月,一年前肖山也曾参加学习,这一次将机会留给了弟子。

两个女教练展示的技术能力令男同行们惊叹,二人最担心的是理论考试。如果成行,这将是她们第二次走出国门。2014年底的西班牙之行至今让几个琼中女足的元老级球员念念不忘。

父母一趟趟地去派出所开具各种证明,在上海的法国大使馆被拒签,到北京的西班牙大使馆再签证,直到从海口飞到上海,坐上飞往马德里的航班,陈巧翠才觉得她们不是在做梦。

诺坎普看巴萨比赛,陈巧翠站着狂喊梅西的名字。比赛结束,与伊涅斯塔见面,她和高禹萱

[1] [2]  下一页

最新下设单位
本周热点
  • 没有区县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