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琼中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海南探索解决垃圾围村引进清洁公司改变村民观念

发布日期:2018-9-3 上午 09:49:37 浏览:209

来源时间为:2017-12-04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这是苏轼笔下的田园风光。但是在我省不少地方,美丽的村庄已经被重重垃圾包围,甚至就连东坡书院所在的儋州市中和镇,已被列入东坡文化旅游区的七里村,也未能“幸免”。

不仅仅是海南,由于垃圾处理设施、管理机制以及村民的卫生意识等仍有欠缺,各种垃圾得不到相应处理,我国很多农村地区仍然是“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垃圾围村现象已成一道亟待破解的难题。

今年2月底至本月初,海南日报记者兵分三路,在我省东部、中部和西部就农村垃圾处理情况展开调查,发现不少乡镇都存在垃圾围村问题。但令记者欣喜的是,很多地方都在积极探索“突围”的招数———有的加大了回收、转运垃圾的基础设施建设;有的引进清洁公司处理垃圾;有的注重改变村民卫生观念和习惯,制止乱扔垃圾行为,卫生状况已得到初步改观。

垃圾围村

谁来给乡村洗洗脸

海口桂林洋农场第四社区五一队所在地,老名字叫演村,“村”中心是五一队的球场和文化室。2月21日,记者以此为中心,沿着周边的水泥路走一圈,看到的是遍地垃圾。

第四社区副主任周安平说:“基本上每个自然村设置一个垃圾收集点。一个垃圾收集点,多的放五六个垃圾桶,少的也有两三个垃圾桶。但部分村民和租户生态文明意识差,不爱护村里的环境卫生,垃圾不扔到垃圾桶,随手到处乱丢。”

记者看到,球场附近的5个垃圾桶并未装满垃圾,但垃圾桶四周的地上却遍布垃圾。社区的主干道是水泥路,路两边草地、空地和树丛洒满垃圾,到处飘着塑料袋。房前屋后的空地和树丛中有不少垃圾———果皮、废纸、酒瓶、饮料盒、糖果纸、鞭炮屑、瓜子壳以及红色、白色、黑色的塑料袋,看起来特别脏。

“春节前,社区拿出1.3万元来清理垃圾,家家户户出人清理垃圾,清理一天给40元劳务费,清理半天给20元。”周安平说:“如果没有这次大扫除,更脏!”据了解,这个社区住着2000人,其中外来流动人口约1000人,有些人的卫生习惯很不好。

社区下属的迈进队队长曾德洲说:“职工交垃圾处理费,农场物业公司每天负责运走垃圾。但他们只管农场主干道的卫生,社区的主干道没有人管。我们反映很多次了,但他们不管。”

5月6日,记者再次到这里采访,看到社区的主干道变得干净了。曾德洲说:“3月份开始,农场物业公司派专人打扫主干道的卫生。”但主干道两侧的树丛、草地,仍然是垃圾遍地、成堆。

万宁万城镇联山村乐善村民小组紧邻南门洋,3.5米宽的水泥路从村口穿过。

2月19日,记者在这里看到,700米长的道路两边堆满了小包大袋包扎整齐的垃圾。走进乐善村民小组,一条约1米宽、1米深的沟渠穿村而过。当天下午1点40分,一个小女孩把用塑料袋包好的垃圾扔到沟渠里。一名40多岁的女村民说:“我们的垃圾都是扔到沟渠里的。”记者注意到,沟渠里残留浅浅的水,铺着一层垃圾。

联山村山尾村民小组紧挨万北公路,记者在村口看到约900米长的公路两边,堆满垃圾,有的地方层层堆积,变成垃圾堆。

联山村党支部书记杨宏喜今年60岁,对这两条垃圾路痛恨而无奈:“我在公路边插一块木牌,写上字:‘谁在公路边倒垃圾,全家都死。’但阻止不了村民继续倒垃圾。”他说,村里有2600多人,人均仅5分地。“村民倒垃圾到公路边,也是没有办法,村里没有空地倒垃圾。要是垃圾扔在村里,几个月堆成山,臭起来谁受得了?”村民图一时方便,把垃圾往沟渠里扔,一来水,垃圾就会被冲到下游村庄。

“从万城镇到我们村里,距离就3公里。市环卫部门为什么不能把我们村里的垃圾统一管起来?”杨宏喜有点纳闷。

5月6日,记者电话采访了联山村的一名村民,他说:“村口的公路依然是条垃圾公路。”

儋州中和镇七里村,是一座有着1300多年历史的古老村庄,村前有一条三四米宽的小河,通往北门江。2月20日,记者在这里看到,村口一座桥两边的河岸,垃圾从岸上倾斜而下,延伸到适逢枯水期的河中,一边一个,形成了两个大大的垃圾堆。

“每年的1、2月份和6、7月份,当地的一种花会开出漂亮的紫红色的花,让古村更添魅力,但是一进村就看到这么多垃圾,真让人无法接受。”从儋州那大镇来的高先生如是说。据了解,儋州正在打造东坡文化旅游区,七里村已被列入其中。

不过,七里村村民何耀珠告诉记者,村里的村民都很爱干净。记者在不少村民的家中看到,地板几乎擦得一尘不染。但村民为何没有公共卫生的观念,村路满地垃圾,也无人清扫?“各家从家里扫出来的垃圾,都是集中倒在村前的河边。”何耀珠说,村里没有垃圾处理场,村民只能选择自然净化,“垃圾倒在河边,涨水时便会被冲走。”

“我小时在河里游泳,现在这条河被污染了,水只能用来浇地。”村民何瑞玉今年40岁,说起小时候的记忆颇为感慨。

5月6日,七里村一位姓何的村干部在接受记者回访时说:“村里的垃圾依然倒河边,希望政府能够将垃圾清运走。”

垃圾污染

危害不容低估

在今年的海南省两会上,垃圾围村议题再次引起关注,一份《关于海南省农村垃圾处理的建议》的提案引发委员们热议。相关人员在全省范围内调查农村垃圾围村情况,耗时4个月,形成了内容详实的调查报告。省政协委员房方是那次调查的主要组织者之一,她说:“海南乡村的生产、生活方式与以前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化学肥料代替了有机肥料,日常用商品包装考究,一次性用品大量增加,村民生产和生活过程中产生大量垃圾。与此同时,乡村却没有垃圾堆放场所,也没有处理塑料袋等不易降解垃圾的办法。”这就造成了垃圾“围村”。据环卫部门测算,我省农村人均日产垃圾量达0.8公斤至1公斤以上,千人以上村庄年产垃圾将近400吨。

“乡村垃圾收集设施缺乏和设置不合理,是导致村民乱扔垃圾的原因之一。”房方在农村调查时发现,很多村庄都建有垃圾回收站,或者有屋顶的垃圾房,或者露天水泥垃圾池,有些在地上挖个坑。但绝大多数村庄没有活动的垃圾桶。而且垃圾池离村民家较远,设置不合理,村民不可能随时将垃圾丢到垃圾池,只能随意乱扔。“垃圾转运是重大难题,需要人工从垃圾池里面清理垃圾,既麻烦又不卫生。转运时间很长,没有人能说得清每次转运间隔的时间。时间久了,垃圾池便会滋生蚊蝇、细菌,带来二次污染。”市县环卫部门不管村庄的垃圾转运,镇里和村里都缺转运垃圾的费用,实际上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垃圾围村危害多大?

记者调查获悉:垃圾对土壤环境有污染和影响。乡村垃圾任意露天堆放,既占用土地,还容易污染土壤环境。垃圾残留有毒物质会杀死土壤中的有益菌、微生物,破坏土壤的腐解能力,阻碍农作物和植物根系的生长和发育。导致农作物减产,影响村民的收入。

垃圾对乡村水体环境有污染和影响。垃圾随小溪、小河流进入河流湖泊,或者随风飘落河中湖里,把有毒有害物质带入水体,毒杀水中生物,污染村民饮用水源。垃圾渗滤液渗入土壤污染地下水,或者直接进入河流、湖泊和海洋,造成乡村水资源的污染。

垃圾对大气环境有污染和影响。堆放垃圾中的细小颗粒、粉尘等可随风飞扬,进入大气,飘散到很远的地方。一些有机垃圾在海南的高温度和高湿度下,很容易发生生物降解,释放出沼气,在一定程度上消耗氧气,导致农作物和植物衰败。有毒有害的垃圾还会发生化学反应,产生有毒气体,扩散到大气中危害村民身体健康。

垃圾对乡村生态有污染和影响。垃圾进入水体或埋入土壤中,对乡村生态环境会造成长期的污染和影响。垃圾残留毒害物质在乡村的动植物体内积蓄,严重影响动植物的生长。当村民吃了含有有毒物质的动植物时,有毒物质积存在人体内,对人的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严重损害,存在诱发癌症和导致胎儿畸形等危害。

“建设美丽中国,生态文明村是载体之一,是美丽中国的细胞。”房方说,海南的国际旅游岛建设、生态省建设和绿色崛起进程,均需要政府对垃圾“围村”的严重性、危害性要有切肤之痛,下决心解决海南乡村垃圾污染难题,“不能让垃圾成为海南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的大障碍。”

公共服务

需要延伸乡村

“对乡村生活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理,早在2009年,省政府就作出部署,明文规定村庄要有清洁工负责公共场所的保洁。”5月6日,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城市建设处处长陈永富对记者说,2009年7月,省政府作出《关于加强全省环境卫生工作的决定》,“明确要求村庄有常态化的管理机构和垃圾清运、保洁队伍,并配备相应环卫设备。”

破解垃圾“围村”的关键措施是什么?陈永富说:“按照省政府的要求,乡村垃圾的处理路径我们都设计好了,有两条路径:由市县环卫部门直接将管理和作业方式延伸到乡镇,把村庄的垃圾管起来;市县财政把处理乡村垃圾的作业人员和工作经费下拨乡镇,由乡镇具体组织、负责处理乡村垃圾。”

2011年4月,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制定《海南省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及无害化处理指导意见》,再次强调上述内容;2011年7月,省政府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村镇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的通知》。陈永富说:“2012年,我们开始在市县试点,准备推出乡村垃圾处理的样本。”

乡村垃圾收集后,难在垃圾转运。琼中市政管理局副局长张永坚说:“2012年,琼中的乡村生活垃圾为2.2万吨,但其中无害化处理的仅5800吨,处理率仅约26。”据介绍,琼中全县仅有一个垃圾填埋场,由于交通不便、费用高昂,不少偏远乡镇的垃圾无法运到填埋场。“正在筹建6个垃圾中转站,预计今年底能建好,中转站建成后,状况将有所改变。”他说。

2011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海南省城乡容貌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农村与城市容貌和环境卫生事业所需经费一并列入财政预算。实现城乡容貌和环境卫生管理一体化。“这是以法律的形式,要求城市清洁卫生公共服务延伸到乡村。但海南乡村的大部分村民目前还没有享受到这一公共服务。”陈永富说。

“乡村的垃圾收集,不能把乡村生产的能做肥料的有机垃圾收上来,那样城市垃圾处理场没几天就满了。要分拣垃圾,把城市生产的垃圾,如塑料袋、酒瓶、废电池等难以降解、有害的垃圾,运到垃圾处理场。”陈永富说,这是需要厘清的乡村垃圾理念。村里要有经过培训的清洁工,在垃圾池旁边监督村民倒垃圾。

“根治垃圾围村现象,需要从源头做起。”陈永富说,“村民要有低碳环保意识,少用一次性筷子、桌布、饭盒、塑料袋等物品,不买过度包装的商品,买菜用布袋子,养成不乱扔垃圾的习惯。保洁是每个村民的事,根子在于提高每个村民的文明素质。”

地方经验

政府重视建立机制

“镇里每天会产生3吨垃圾,一年有1100吨垃圾。”5月2日,43岁的白沙邦溪镇党委书记邢诒仪对记者说,“这么多垃圾,怎么建设风情小镇?”

2012年8月,邦溪镇发布公告招聘环卫企业,共有3家企业投标。“最后选中了白沙利达清运站,这家公司提出的收集农村垃圾、分段管理绿化方式,还是比较好的,每年费用为195万元,价格最低。”邦溪镇党委副书记李之雄说,清运站当年9月1日运转,负责全镇6个村委会垃圾收集运输和镇墟上的园林绿化。

镇政府投入50万元,购置3辆垃圾车和235个垃圾收集桶,在农村实行门前“三包”责任制和保洁员管理制,每个村民小组配备1名至2名保洁员。李之雄说:“全镇76名农村保洁员已开始工作。”镇、村及周边河渠沟塘等水体已无垃圾,农村饮水安全。

“转运垃圾每年至少要200万元后续资金。”邢诒仪说,他们尝试建立有偿服务机制,像城里一样收垃圾处理费。收费尝试已从镇墟的居民、企业向村民覆盖。他坦言,收垃圾处理费并不能解决所有资金问题,还需要省、县投入专项资金。

2月22日,琼中黎母山镇加林村,村子周边竹林茂盛,走在竹林簇拥的环村水泥路上,竟然见不到多少掉落的叶子。村民小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 琼中非法采矿案宣读起诉书:5人出资200万元开采琼中12-09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海口8月2日消息庭审进入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宣读起诉书。起诉书指出,2015年6月开始,在被告人冯某干、袁某军的带领下,黄某等人在中平镇丁架……

  • 琼中合罗村39户农户住新宅总投资约397.6万元12-09

    来源时间为:2018-11-08近日,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营根镇合罗村39户农户喜迁新居。据了解,合罗村整村推进项目于2017年5月开工建设,总投资约397.6万……

  • 海南应急网12-06

    12月3日,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交管大队到客运企业、街道开展“全国交通安全日”宣传活动。活动中,该大队民警、辅警在海汽琼中分公司,通过悬挂横幅、摆放展板、发……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