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琼中旅游 > 百姓生活 > 正文

海南儿童医院缺口600人业内称没人愿做儿科医生

发布日期:2017-5-23 上午 05:41:41 浏览:93

由于人手不足,儿科医生常常超负荷工作。本报记者张茂摄

海南日报海口2月15日讯(记者马珂)人们常把很容易解决的问题称作“小儿科”。然而近期,医院小儿科医生不足的问题,却不再是“小儿科”。据了解,我省存在儿科医生紧缺,儿科病床一床难求现象。一边是家长疾呼儿科“看病难”,并对儿科水平“只求最好”;而另一边,则是捉襟见肘的儿科资源。

据了解,我省儿科执业医师551人,而0到14岁儿童数量为176万,平均每名儿科医生要承担起将近3200名儿童的健康大计。加之两孩时代已经来临,儿科医生缺乏的矛盾会越发突出。面对此情况,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表示,我省除了推进省儿童医院建设之外,还将进一步推进市县妇幼保健机构能力建设,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儿童医院建设。

“我们有计划建议国家层面在有条件的高校单独开设儿科专业,并向海南等偏远省份定向培养儿科医师。”省卫生计生委妇幼处有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实现在编制、薪酬待遇、评先评优等方面向儿科医师倾斜。

难解的矛盾

小儿“看病难”儿科“招聘难”

海口、三亚两地大型综合医院中,最难挂的号基本都是儿科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人下降到10万人,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有专家预计,我国每年增加的新生人口,会在300万到800万之间,每年出生的人口总数会超过2000万,这给儿童保健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看病难难言说的苦衷

“铃铃铃……”2月1日,早上六点半,海口市民陈轩的闹钟比平时还早“叫”了半个小时。

“孩子醒醒,妈妈带你去医院。”

天只是微微亮,4岁多的小男孩有些赖床。陈轩急了,不顾孩子哭闹,抱起孩子就给他穿衣服。

“再去晚些,又排不上了!”陈轩不自觉地念叨着。

七点半,来到省妇幼保健院,陈轩想挂的专家陈桂芳诊室门口已经等了五六个小患者了。

“孩子咳嗽半个月了,起初也是找了社区服务站医生看,但不见好,又去一家综合医院挂了个儿科的号,还是不行!怕耽误孩子病情,特意跟别人打听了个专家来看。”陈轩告诉记者,之前她来过一次,就是因为来晚了些,8点多到就根本挂不到号了。

“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孩子生病!”陈轩说自己折腾怕了。

而对于家住琼中的患儿家长符健勇,为了给孩子看病,每次都是提前一天来海口住在亲戚家。

记者走访了解到,海口、三亚两地大型综合医院中,最难挂的号基本都集中在儿科。部分儿科医生若预约挂号,需要提前半个月。

据了解,我省儿科执业医师551人,而0到14岁儿童数量为176万,平均每名儿科医生要承担起将近3200名儿童的健康大计。

省人民医院秀英病区儿科主任廖峰告诉记者,省医院两个病区加起来共114张床位,到了每年孩子生病集中的时候,最多会有十几二十个患儿在排队等床,可谓一床难求。

招聘难难解决的尴尬

2月1日上午10点半,省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门口住院医师郑君跟一名患儿家长解释完孩子病情,显得有些疲惫。病房住了60多名小患儿,可科室里只有12名医生,除了轮值的和出120的医生外,剩余的医生几乎每人要照管10名患儿。

“孩子病情变化快,而且都是新生儿,我们必须全天候盯着不敢有丝毫放松。”郑君说,由于科室人不够,很多时候医生轮换不过来,就要随时顶班。

“儿科医生少,不是我们不想招聘,是根本招不到人。”省妇幼保健院人力资源部林云燕告诉记者,医院几乎每年都进行1到2次招聘,而且是面向全国的,但经常“无功而返”。

“医学院校本科不分专业,毕业生乐意选择儿科的少得可怜,而研究生虽然分了儿科,但少量的毕业生特别金贵,几乎都留在北上广。”林云燕告诉记者,2015年医院招聘8个儿科医生岗位,通过笔试的14人,最后来参加面试的仅仅9人。

“我们几乎没有挑选的余地,有的时候设置岗位经常笔试达不到1:3,而丧失开考条件。”林云燕说道。

作为刚刚开业的现代妇女儿童医院,招聘难体会尤其深切。“因为缺儿科医生,我们目前儿科病房都没有开起来。”该院医教部主任陈平说道。

该院人力资源部主任陈萍告诉记者,医院开业前至今计划招聘10名儿科医生,可只物色到了两三名。

2015年9月,海口市西海岸长滨路上,海南省儿童医院奠基建设。这所填补海南没有专科儿童医院空白的医院,被寄予厚望。

而摆在医院负责人,省妇幼保健院院长向伟面前的最大难题是“人”。

“医院床位500余张,配备编制850个,但按照目前的人才储备情况,缺口还有600余人。”向伟说。

每当气温变化大时,儿科就人满为患。本报记者武威摄

公开的秘密没人愿意做儿科医生

儿科医生常常超负荷工作,委屈多,收入少。“金眼科,银外科,谁都别干小儿科!”成为流行于医生间的一句话

儿科医生少,导致的结果除了孩子看病难,还有每名儿科医生都在超负荷运转。

省人民医院哮喘防治中心主任陈实不久前刚刚创下一天接诊140名患儿的记录!

4年来,陈实在岗位上晕倒过3次。

“金眼科,银外科,谁都别干小儿科!”这是流行于医生们中间的一句话,短短十几个字,却把医疗行业受捧的和被“嫌弃”的科室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采访中,有人坦言,这几年医学院校儿科研究生,主动报志愿的占少数,多数都是被调剂过来的。

“没人愿意做儿科医生”已经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哑科”压力大,委屈多

儿科被医生们称为哑科,因为孩子不善表达,多数情况下需要医生根据丰富的经验和孩子的表象来判断病情,误诊难免,风险和压力极高。

2月1日上午10点多,省妇幼保健院儿科急诊门口已经坐了不少人。

孩子此起彼伏的哭声、家长连珠炮一样焦急的提问,让诊室里从早到晚沸腾着至少有80分贝的噪音……儿童看病难让人揪心,但就在家长们怕委屈了孩子,担心、抱怨医生的同时,医生们也是一肚子的苦水无处倾诉。

“记者,你等等,我看完这几个小病号,再接受采访。”急诊主治医师何廉儒的“等”,一直到了中午12:40。

“对不起啊,还有病人在排队,要不改天再采访吧……”何廉儒的歉意里也包含了许多无奈。

中午12点时,何廉儒用手搓了搓脸,精神了下。怕上厕所,他几乎两个小时内没有喝过水。

将近中午1点,何廉儒始终没有看完门口的小病号。护士提醒他该吃午饭了,可门口候诊的患者不干了。

“医生吃饭要多久啊,不能让我们等着啊,孩子还有病呢!”……

几名候诊孩子家长表现出极大的不满,刚起身的何廉儒无奈又坐回了诊台,吃饭又不知道是几点的事情了……

随后,记者与何廉儒交流时,得知被患者家长骂已经是他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孩子病情变化快,又不懂表达,照顾一个住院的孩子,需要医生花比其他科室医生多出两到三倍的精力。”廖峰告诉记者,他们很理解孩子生病家长着急的心情,但往往因为急,一些家长时常稍有不满开口便骂,医患关系紧张。

收入低,培养时间长

虽然儿童的看病量很大,但是多数以呼吸道的疾病为主,门诊上复杂的毛病并不多。而且用药量也有所控制,一般来说儿科在医院里是最不产生经济效益的一个部门。儿科医生的收入与其他科室医生的收入相比一般要低30左右,因此也就有了“金眼科、银外科、千万别干小儿科”的调侃。

提高儿科医生待遇的呼声很普遍。儿科医生收入到底处于医生群体的哪个水平?2014年起,中华医师协会儿科分会在上海、天津、福建、江西等7个省市自治区开展儿科资源调查,结果令人吃惊: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而儿科医生的收入只占非儿科医生的46。”

郑君是从眼科转到儿科的,对比感受最深:“主要就是儿科能用的药少、用的量也很少,包括做的检查都受限制。”郑君说,待遇与其他科室比少了近一半,“他们都说现在干儿科医生都靠信念。”郑君说,她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所以并不后悔到儿科。

海南现代妇女儿童医院院长邢愚告诉记者,培养一个儿科医生非常不容易,往往本科5年,加上3年规培,还不能立即胜任,因为给孩子看病,经验十分重要,需要在病房学习锻炼很久才能够独立接诊。“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儿科医生,至少需要10年时间来培养。”邢愚说道。

海南的探索多举措试解儿科医生紧缺之急

我省将着手研究待遇和职称等向儿科医生倾斜,同时将进一步提高社区、二级医院的医生儿科诊治水平,让家长放心去下级医院看病

定向培养“解渴”,政府买单提升

我国目前医学院校本科没有儿科学专业,只有临床医学专业。

使得儿科招聘医生面临“无人可选”的境地,也加长了儿科医生培养的时间。

“定向培养,也许是个救急的办法。”省卫生计生委妇幼处有关负责人介绍,订单培养已有先例。

2015年,我省首批80名“农村订单”免费医学生毕业将赴乡镇医院工作。同时,为加强我省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更好地满足农村居民健康需求,我省从2014年起开展乡村医生订单定向免费培养项目。

向伟认为,像培养乡村医生一样,订单式培养儿科医生是目前看起来最可行的办法。

据了解,省妇幼保健院已与海南医学院提出战略合作,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便是希望海南医学院能成立儿科专业,成立妇幼健康研究所。

“一所医院只有硬件,还远远不够,最精髓的还是要拥有优秀的医生。”向伟告诉记者,省妇幼保健院为了提高儿科医生水平,每年输送一批医护人员到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进修。

“每名接受培训的人员每年至少6万元费用,这笔支出对于医院而言负担太重,希望政府在投入硬件的同时,能够在人才提升和培养上给予一定的经费支持。”向伟说道。

省卫生计生委妇幼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儿科医师紧缺是全国普遍性问题,建议国家层面在有条件的高校单独开设儿科专业,并向海南等偏远省份定向培养儿科医师。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加大儿科的招生规模。

提高儿科医生待遇

在呼吁医学院校恢复举办儿科专业的同时,相关专家也希望对儿科医生给予尊重理解、并在薪酬分配上有所倾斜。

一位业内人士建议:“针对苦脏累的特点,针对年轻人不愿意干产儿科的情况,能否按照中央文件关于合理确定服务价格在薪酬分配方面加大改革倾斜力度的要求,向儿科这些耗时长、人力成本非常高的服务项目上倾斜,增加岗位的吸引力。”

省卫计委妇幼处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着手研究待遇和职称等向儿科医生倾斜。

推进分级诊疗,加大社会办医

提高现有儿科医生的待遇还不够,由于这些年儿科萎缩,现有儿科医生集中在三甲医院,社区、二级医院的力量有待开发。

“分级诊疗制度一旦建立,可以分流患者,让小病在社区即可解决,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孩子拥挤到大医院了。”省卫计委妇幼处有关负责人说道。

据了解,为推进分级诊疗,卫生计生委要求,建立儿科网络转诊机制,在儿科医疗服务网络内建立儿童医院、综合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之间有效转诊机制,合理引导、分流儿科患者。有条件的地方,可以组建由儿童医院、综合医院儿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社会力量举办儿童医院等共同组成的医联体,形成双向转诊、上下联动、资源共享机制。

“我们需要进一步提高社区、二级医院的医生儿科诊治水平,让家长放心去下级医院看病。”该负责人说道。

据了解,在上

[1] [2]  下一页

最新百姓生活
  • 2017中国创业媒体高峰论坛在琼中举行10-09

    5月29日,以“新媒体 新创业”为主题的2017中国创业媒体高峰论坛在琼中县云湖度假村举行。来自省内外创业媒体界的大咖、专家学者等近120人共聚一堂,围绕当前新……

  • 琼中蜂业发展高峰论坛举行10-09

    来源时间为:2018-05-21中新网海南新闻5月20日电(琼芬)2018年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蜂业发展高峰论坛20日在琼中举行,论坛的举办旨在充分展现琼中县独特……

  • 海南:一本二本分数线27日公布28日起填报志愿10-08

    记者今天从省考试局获悉,6月27日起我省将陆续公布各批次的录取分数线,考生网上填报志愿的时间从28日起。其中,军队、公安、武警、司法等本科学校及安排在本科提前批……

本周热点
  • 没有百姓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